正文 第一章 了解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

好难受,原来死是这么痛苦的,怎么好像有几千只蚂蚁在身体里不断的啃咬、侵蚀。

谁在说话,不是死了么,难道这就是地狱?夏荞想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说话,可是却抵不过黑暗的来袭,陷入了昏迷。

“小姐,已经日上三竿了,快些起床用些早膳吧”

叩叩..

“小姐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我是奶娘啊,我……”

“奶娘,那个,我叫什么名字啊,你先跟我说说家里的情况吧”。夏荞被奶娘扶起来靠在了床上,还是先了解一下自己的处境。

“小姐你终于醒了”突然闯入的中年妇女猛的抱住了夏荞开始哭“小姐你可吓死奶娘了,你说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让奶娘怎么活啊。”

“你是谁,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夏荞懵了,小姐?奶娘?这是什么称呼,难道狗血的穿越了。

“臭丫头别装死,过几日你无论如何也要给我嫁,不然你和你那老不死的奶娘都一起陪葬,来人给我泼醒”

原来自己叫夏之缦,有个当相爷的爹爹,今年十七岁,在家排行第三,本来一直很受宠爱,可是四年前这个夏之缦的娘去世了,那个所谓的爹爹对自己也就不闻不问了,上面还有一个大哥和一个姐姐,大哥叫夏木,姐姐叫夏怡

啪…

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奶娘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自从小姐受伤醒来以后好像变了很多,不知道这是福是祸啊!夫人您在天有灵也要保佑小姐啊!

有些事物,逝去逝去直到生命终结。

柳月看着此时一动不动的夏之缦,贱人,明明都穿的这样丑,却…哼,就让我多教训教训你,想着走到夏之缦眼前抬起手…

平了平心情,夏之缦才继续问了这个国家的很多事,直到晚饭时间才肯罢休。

柳月双手握成了拳,恨恨的看着那两个离去的背影,阴深深的笑了起来,敢威胁我,那就让你和你娘一样死的很惨

可是两年前听说莫王爷打败翼国大将军回来后,就从此一病不起,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近日莫王爷病情更是加重了,也不知谁向皇上进言说相爷千金琴棋书画不所不知,更有赤国第一才女之称,不如赐婚冲冲喜,唉…大夫人哪里会容忍二小姐嫁给一个病秧子呢,所以才会想到让小姐你嫁入莫王府,咳咳….”

“死丫头,我是来警告你,以后别再给我装神弄鬼,想寻死就带着你那个奶娘一起去死,李妈妈,把东西交给她奶娘”

按理说自己这个娘才应该是原配,才是夏萧的最爱,可惜敌不过财富权势名利的**,又娶了柳月为丞相夫人,听奶娘一一介绍着,夏之缦自己却坐在了铜镜前开始打量着自己的新身体

夏之缦抬起头,笑了,那笑里面带着一种煞气,夏之缦缓慢的朝着柳月走了过去,连柳月都有点心生畏惧,连退了几步

“十日后就是你嫁给莫王爷的婚礼,这嫁衣也准备好了,你就给我好好的打扮,不然小心你的狗命”

突然闯入的声音打断了夏之缦正准备放入口中的饭菜

“小姐…老奴进来为您梳洗了”

不一会奶娘便备好了饭菜,夏之缦看了看桌上的两菜一汤,更是肯定了自己这四年的日子是怎样的艰辛了。想必得有几场硬仗要打了

夏之缦看着后面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妇人端着一叠红色衣物摔给了奶娘,这货长的真像容嬷嬷

叩叩..

这个时空历史上根本没有,想找点门路保命只有先嫁到莫王府,可是去了那里也许又是另一场斗争,在这个头脑比电脑精打细算的世界上,可要步步小心,尤其是现在一个小丫环都可以杀了我,唉,算了,明天去外面走走看

这是哪里?当夏荞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傍晚,打量着眼前的事物,陌生,不是自己那简陋的小屋,这到底是哪里?刚刚说话的又是谁?夏荞努力的起床观察了一下,发现什么都是古色古香。

相爷是当朝左丞相,有一个正室和两个侍妾,大哥和姐姐就是正室柳月所生,其余两个妾侍均无所出,据说那个两个妾室出自**,所以早就被柳月这个正室教训的服服帖帖的了

夏荞眼神微闪,赤国什么个东西,历史上没有的时代,这可有些恼火了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哦,奶娘啊,我在跟你开玩笑呢”看到眼前的奶娘又快哭了,夏荞只好先哄着“我受伤脑袋有点不灵光,头还有点晕,所以有些东西都记不起来了,你能告诉我吗”既来之则安之吧,反正生无可恋,去哪都一样,只是不知道这是那个朝代,接下来要怎么生活。

“这里是三国中最为强大的赤国,其他两国分别叫尧国和俞国,我们的皇上名叫赤容,他有三个儿子,分别叫赤炎,赤习和赤耀…”

夏之缦拿过奶娘递过来的茶准备边听边喝,这茶还挺纯香甘甜的!

“奶娘你先躺着,我去找点药”奶娘一把拉住了正要离开的夏之缦,

是夜,夏之缦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去,前世父母离婚,自己一直一个人生活,本来一直有个男朋友,可是一心喜欢的男友却和上司的女儿好上把自己给甩了,这也认了,今天本来是去参加那个所谓的爸爸与别的女人的婚礼,可是却在半路摔下了电梯,想着自己现在的尸体一定很丑,爸妈会不会为我伤心啊?呵,肯定不会,不是吗?

“奶娘,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去寻死了,对了,我要嫁人这事奶娘你再给我说说吧”。

“哟,肯醒了,小贱人”

“啊…小姐,你怎么连这都忘记了呢?”

“小姐,老奴没事,这点小伤还能挺的住,倒是您,一定不要再想不开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啊!虽然听说那王爷并不是皇上所生,而且卧床不起,可好歹也是个王爷”

“奶娘,你没事吧,”夏之缦上前扶起为她挡了一巴掌的奶娘,心里暖了暖,也不禁想到要生活在这里必须强大,跆拳道什么的还是留着别用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是,目光一瞬,从来没有人为她这样,该死,柳月这笔帐你最好给我记清楚

“娘,不可,再过几日便是婚期,若是死了就不好办了,我可不想嫁给那个人,我看还是找个大夫给她瞧瞧”。

“莫王爷名叫莫亦辰,莫家三代都是赤国的武将,赤国之所以能成为三国之首,都是靠莫家打下的,所以皇上才许诺莫家子孙世代为王爷

“奶娘,这里是什么朝代,我们的皇帝叫什么啊,”虽然历史不是很好、好歹初中高中大学也混过来了,懂点总是好的吧!

夏之缦看着柳月朝自己扬起手,便知道这一巴掌不轻,随即勾起了嘴角,让人猜不出她究竟在想什么,明明都要挨打了,却如此从容,前世学习成绩最差的她做的最多的事便是进出各种柔道跆拳道社…

“大娘是吧,下人不听话确实该教导,谢谢大娘为我着想,您可要保重身体,日后缦儿才能好好的孝敬您。”说完转身扶着奶娘便进了卧室。

“哎哟,奶娘还这么早,你再回去睡一会,别吵我,我睡好了就找你,拜拜,记住千万别吵我啊”

“奶娘,你先休息吧,我也去睡觉了,你放心我想开了”

靠,吃个饭也要来打扰,早干嘛去了,你不吃饭我还要吃呢,一抬头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还真是精光闪闪啊!她怎么不把金子披上啊,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