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交锋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

“娘,请喝茶…”转眼夏之缦的茶已经递到了眼前,伊柔儿眼里不禁出现了水雾,可怜的辰儿!

于是夏之缦在到家之前一直做鸵鸟状,几次差点绊倒和撞柱子,最后莫亦辰终于看不下去,才让无言上前扶着,别问莫亦辰为何不去扶着,完全是某人害羞不让人碰的结果

赤炎脸色更是不好看,好你个夏之缦,等莫亦辰死了看我怎么折磨你

“缦儿,这是什么茶,味道甜儿不腻,酸而不乏”

“哦,对了,王爷夫君,无言,管家,白尘你们要不要特别吃点什么”夏之缦点菜之余还不忘问问众人的意见

老天爷,不要再让他受伤害了!

“回爹爹,夫君昨日辛苦,缦儿才让他多歇着一会,还望爹娘莫怪缦儿擅作主张”靠之,怎么忘了这一茬,差点不知道怎么说了

“咳咳,夫人辛苦一夜,又一早起身操持这些…咳咳…才更为辛苦”夏之缦忙倒了杯茶递给莫亦辰,站在一旁帮她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气!看着众人**的眼光夏之缦眼里差点喷出火来,莫亦辰,我看你也只会说了!

“哟,这不是王妃妹妹吗?怎么还有时间出来吃饭啊,不用在家照顾那位快死的王爷了吗?”闻言夏之缦等人均是回头望去,一脸浓妆艳抹的夏怡,而且旁边还站了一个长的不错的男人,不过比起自己身边这个妖孽又是差了一大截!靠之,吃个饭后面还跟了一大群侍卫!看来这就是太子了

听见此话,周围的人都窃笑了出来,没想到这丞相之女和太子居然是这样不堪,虽然月底便要成亲…

“回娘的话,这个茶叫做蜂蜜柠檬茶,是缦儿偶然从一位大夫那里学得的,据说长期饮用不但可以美容养颜,还可以促进消化,所以今日才为娘准备了这种茶!娘要是喜欢我改日让无言多送点过来”这个是夏之缦前几天在市集上买下材料做的,想到要嫁人,当然是要准备些东西

“嗯,没事没事,缦儿刚来这里,有什么不习惯的大可来找娘”伊柔儿热情的回应着夏之缦,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就觉得喜欢的紧,虽然相公说她是左丞相的女儿,不能太过相信,可是就是有这个直觉,觉得她好像能改变辰儿

“…”等等…貌似…自己刚刚…

“咳咳…”

“原来亦辰也在这里,许久未见你出来了,身体可有好些”莫亦辰,想不到你还有力气出来,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尊卑两个字怎么写,哼,要不了多久看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夫人,别胡思乱想了,快尝尝媳妇端来的茶。”莫轻轻抚伊柔儿的背,这么多年了,他能不了解她在想什么吗,这个夏之缦确实让人挺满意,眼神也很坦然,让人看不出一点心机!要是不是夏萧的女儿该多好

“嗯,那我这个茶呢”莫轻笑问夏之缦,这茶也是他从未尝过的,清香扑鼻好像身处山里让人毫无束缚

“呵呵…夫人满意就好,赶紧吃吧,一会凉了可不好”莫亦辰好似炫耀般还顺带为夏之缦夹了菜,这感觉好像很不错,看来以后要多多讨好她了

“这倒是考到为夫了,只听说醉香楼的女子便是这样,但不知是否属实啊”

“白尘,咳咳…伺候我起床吧…”

“爹娘,缦儿可否外出买点胭脂水粉”夏之缦见二老心情正好,便说出了真正的来意

夏怡看着赤炎气冲冲的走了,狠狠瞪了夏之缦一眼“你给我记着”便追了出去,还有半月便是婚期,一定不能出什么岔子,当上了太子妃,皇后的位子还会遥远吗,就先放过你这个贱人

“不用了,小二你下去备菜吧”莫亦辰看着某人准备大干一场的举动,弯了弯嘴角

“哟…几位客官要吃点什么啊”狗腿的小二一看来人的穿着便知是达官贵人

“缦儿给爹请安,给娘请安,愿爹娘福寿安康”

“不知什么事让爹您如此开怀,咳咳…”

这个夏之缦之前不是喜欢我吗,还吵着不退婚,听说还为了嫁与本太子而自杀,今日怎么一副不认识的模样,一定是装的,想到这里赤炎跟着了魔似得伸出一只手圈住了夏怡的腰贴近了自己,夏之缦,我看你还能忍的了多久,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夏怡脸色绯红,看似越发娇滴滴的了

“呼,好饿,我们去前面的饭店吃点东西吧!王爷夫君你累不累啊!”夏之缦见戏也演全了,便拉着莫亦辰进了这家名叫飘香的饭店

“嗯”莫轻答应一声“辰儿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呵呵,看到你们这么和睦我不禁放心许多了,辰儿啊,你可要好好待缦儿啊!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伊柔儿看着夏之缦如此体贴的服侍莫亦辰,心里总算是放心了,希望辰儿能在缦儿的照顾下有所好转啊!

“哈哈,好,缦儿真是见多识广啊”这个媳妇真是不错啊,辰儿的病若是能好,那…

“哇,我们家王爷好帅啊…”‘啵’眼看夏怡气冲冲的走了,夏之缦激动之余攀上莫亦辰就亲了上去,没想到莫亦辰平时看起来温温吞吞的,气势上可是一点也不输那个赤炎啊!

“呵呵…夫君,你说这未出阁的女子能让人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该是哪里的女子啊”夏怡、赤炎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虽是病人,可自小习武的莫亦辰对这点力道还是可以承受的,感受到夏之缦在自己背上强烈的抗议,莫亦辰嘴角微扬,真的很好玩啊

莫亦辰在白尘的搀扶下,慢慢踏入了大厅,夏之缦连忙起身搀扶莫亦辰入座,莫亦辰你最好不是来拆我台的

“无言,去帮我查出夏家所有的事情,最好连它祖宗十八代都给我挖出来”夏之缦与无言率先走到了最前面,一会看看这,一会翻翻那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今日一早白尘便把夏之缦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莫亦辰,从十三岁起便喜欢着太子赤炎,可自从四年前她娘去世后日子便不那么好过,四年来与一名奶娘相依为命,大婚前的几日夏之缦每日都往外跑,却查不出她在外面做了什么,就连最亲的奶娘也在婚礼前一夜死了,可这个无言并不是丞相府中的人,夏之缦,你现在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现在的处境呢?

伊柔儿见莫轻应允,便唤来管家跟随着一路出了府。

哼,难怪可以不管夏之缦的死活,原来早已经是皇亲国戚了啊,柳月,我也让你尝尝被夏萧抛弃的滋味

靠之,有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啊,我真的不需要你们陪我一起啊,管家,李福,一脸呆板,要是平时遇上还真不知道他能当管家,书童白尘,早上无言便说过这个白尘武功很高,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也是要是莫亦辰身边没有几个高手,不知道被太子一党杀了多少回了!今日本想去醉香楼看看情况,看来是不行了,还是去饭馆坐坐,醉香楼的事再想办法吧!

“唉…”可惜辰儿…

“王爷,王妃刚刚好像气冲冲的跑了出去,还说要去给老王爷和老王妃请安,她真的不会一气之下掀了王府么”见惯了莫亦辰断断续续的咳嗽,白尘找了些轻松的话题开说,有几年没有看到王爷笑了,可是王妃才来了一晚便可以让王爷出现了笑容

“夏之缦。你这个贱人,你凭什么说我,你以为你嫁了个快死的人就翻身了吗,我一样会将你踩在脚底下”夏怡哪里受过夏之缦这样的气,随即破口大骂,殊不知身边的太子爷脸都绿了,

莫亦辰勾了勾嘴角,想象着某人怒气冲冲的样子,也许有这么个人代替自己守在爹娘身边也是不错的,可是夏之缦,你能做到么

这个书童便是莫王爷多年的护卫,不管是现在已经病入膏肓的莫亦辰,还是以前风化正茂的王爷,白尘都一直追随这他,所以莫亦辰才能忍受白尘偶尔的玩笑!

“王爷,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呢,爹娘这里有我服侍着便好”

来时的路上无言已经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了夏之缦,这个看起来比较严肃的便是莫亦辰的爹,名叫莫轻,这个看起来好像三十多岁,其实已经快五十的伊柔儿,莫妖孽肯定是遗传了这个婆婆的基因。

“你…”夏怡刚想开骂,又想起太子爷就在身旁,怎能失礼,想着更是委屈的看向了太子

交代完事宜后,夏之缦猛一回身便冲到了莫亦辰身边挤开了白尘,一把拉走莫亦辰,带他看这看那,好不乐乎

“微臣见过太子…咳咳…”只听莫亦辰嘴上说着君臣之礼,可是手却为夏之缦理了理头发,仿佛没人能比她这缕头发更珍贵

夏之缦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莫亦辰这么配合,瞬间就觉得大爱啊!便夹了一筷小二刚上的菜送入了莫亦辰的嘴里,这幅景色显得格外唯美,完了还不忘问一句好吃吗

“嗯,夫人说的极是”莫轻见此情景也在一旁及时附和着,虽是夏萧之女,不过只要辰儿喜欢,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是,爹娘”

小二马上下去吩咐了,王爷啊,本朝就一位王爷,虽然听说活不了多久,不过好歹是王爷,得罪不起!而且这位王爷还为赤国打了这么多仗,赤国能安居乐业这么久很大都依仗了这位王爷呢

“呃,我也不知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就给我上你们这里招牌菜吧”见夏之缦一坐下便一副大气横秋的模样,莫亦辰等人均是憋笑,这女人怎么一点也不会害羞呢

“是,小姐”

“爹爹,这个不是什么名茶,是前些日子缦儿在一个民间茶馆偶然喝到的,它名叫香炉草,是从山里直接采摘晒干的,味道清香悠然,长期饮用可清凉解暑”这种茶是夏之缦从路边一个阿婆那里偶然买来的,像你这种大官,不可能喝过这个!

“缦儿,这个娘叫管家帮你去办即可,一个女孩子出门着实危险”伊柔儿一脸担忧,身怕夏之缦出去遇险

“正好,我也很久未出去走走了,我陪夫人出门可好”

这样的日子连续过了几日,无言总算开始说起这几日打听的结果了!据无言说的,夏萧有一妹妹夏俞,是皇上六年来最宠信的妃子,也是得宠最久的,这不禁让皇后也非常嫉妒,估计这赤炎能爬上太子之位也少不了夏俞的枕边风,柳月的父亲柳舒之曾任礼部侍郎,也算是当朝元老,因此在朝中也有着一定的势力,可是三年前无故弃官从商,夏萧的儿子夏木,是大将军李俊非常器重的人,因此李俊经常在皇上面前夸奖表彰,夏怡,月底便要嫁入太子府当上太子妃!

莫亦辰,你果然是来监视我,并且拆我台的,病人就有点病人的样子好吧,就此夏之缦顺气的手力道不知不觉的加重了许多

“嗯,这样也好,再说有白尘一起”让辰儿出去走走也好

“姐姐,你吃饭都带这么多人,知道的以为你是来吃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来抢劫的”一旁上菜的小二一听差点一抖手打翻了整桌子菜,幸好白尘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掉下的盘子,安然无恙的放到了桌上

“我们走…”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