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刁难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

“这赤离儿倒是生的不错”夏之缦转头看向莫亦辰,说出自己的想法,却发现某人正捉住自己的头发打着圈圈连看都没看一眼,瞬间满脸黑线,死妖孽,可是心里还是划过一丝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甜意

生若尽欢死无惧’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夏萧,柳月,是不是很心急啊,我就是要让你们连求情的机会都没有,这才刚刚开始!回坐以后夏之缦便被莫亦辰紧紧的握住手,像是感受到对方的担心一样,夏之缦回握了过去,自己这一步走的冒险,要不是莫亦辰恐怕今天这板子也挨定了

“咳咳,要帮忙吗”看着那双松开自己的小手,莫亦辰心里一阵失落,这个赤离儿真是该死,看来有必要考虑让人来杀了她

“于公,这事要是传到别国或是民间,皇上因为一群蜜蜂而对大臣降罪,岂不是会沦为笑柄,因此还请皇上三思而为”夏之缦再次福了福身

说完便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坐到了莫亦辰的身边,此时有多少人嫉妒这莫亦辰的好运,能娶得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

“请皇上饶过姐姐,相信姐姐也是无心之过”低头狠狠的磕在了地上,头顿时就震的七晕八素,一旁的白尘看的心里都捏了一把汗,这个王妃玩的可真狠

“不用了,怎可丢了我莫王府的脸面”夏之缦斜睨一眼未抬头的莫亦辰,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听的出来这是真的在想帮自己

“你且说,于公怎样”

若儿,此生我唯欠你,你放心,我并未让习儿当太子,他一定会活的很开心,若儿,我一直在寻找那个与你相似之人,可是却不及你十分之一,曾经你也如此美丽,仿若天使一般出现在我眼前,可你走的却也如同天使一般让我来不及触及,朕好想你

“喔...你可是辰儿的王妃,那你且说说看”

赤炎却也是煞红了眼,握紧了拳,当初怎么没有注意到她的美,这个女人本该是自己的,那个夏怡简直丢尽了自己的脸面

谁见夤夜绘相思’

‘投下一记孤注,定四海沉浮

云潼关乱军前掀惊涛一片

见皇帝发话,赤离儿才依乐翩翩起舞,虽是年纪轻轻,可神色间却透露着妩媚,让下面的年轻一辈很快便将之前的夏怡忘的干干净净,不得不说此时的赤离儿确实美不胜收,鹅黄的轻纱轻轻飘起,夏怡美则美矣缺缺少了赤离儿的这点俏皮,若是讨好了这位公主,离飞黄腾达也就不远了

余生付一句

温存桃花碎如雨

琴声骤起,惊了众人的心神,这种曲调为何从未听过,歌声悠然而起,此时不知是夏之缦的歌声打动了风神,还是得罪了某位天神,一阵清风悄然而至,刮至夏之缦的周围,却久久不舍离去

“喔…皇上,臣妾也想看看莫王妃的才艺”夏俞顺势帮着赤离儿,嫂嫂说这个夏之缦根本什么都不会,如此不是要出丑吗,看皇上怎么治你的罪

清风吹起了那一袭绯红的轻纱,一头秀发也随风飘荡,却并不凌乱,脚边的蝴蝶也不甘示弱幽幽扇起了白色的翅膀,让人觉得神圣而不敢亵渎,一片花瓣亦是随风而来,却怎么也不肯落地,仿佛在随歌起舞

“缦儿的耀眼让我有些嫉妒了,怎么办”任由莫亦辰拉过自己的手指各自研究,觉得他是在开玩笑,便也是没有回话,看着台上其他人的表演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如此甚好…哈哈”

此情却寄予何处,这江山谁主才不算一场辜负

我归去来辞

“谢皇上夸奖,臣妇愧不敢当”听到赤炎及众人的掌声后,夏之缦才缓缓起身面向皇帝鞠了一躬,反正死妖孽说了可以不用下跪

天知道看到她磕了那一下头自己有多心疼,完全超出了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内“疼吗…咳咳”

“皇上,穆统领刚刚已经说过这些蜜蜂是姐姐所招,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这自然之物怎是穆统领能防呢,皇上因区区蜜蜂而折损一员衷心良将,于私委实可惜了,而且…于公嘛…”夏之缦面露踌躇,一副不敢讲的样子,让赤容不耐

天意如狂澜争拍岸

一段音乐奏出多少离合悲欢,一场故事演绎多少酸甜苦辣,没有尝过的人永远不会懂爱情里面那种相爱亦不能爱,敢爱亦爱不到的酸楚

昨世今生换半声叹

便有情惊天地结一世痴迷再不问喜悲

看来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夏怡,怎能让你轻易脱身呢“皇上,臣妇夏之缦参见皇上,不知臣妇可否说上两句”夏之缦一袭红衣走上前去,福身行礼动作一气呵成,脚边的蝴蝶刚好翩翩落下,看着没有一半名门小姐的矫揉造作,到有些大将之风,赤炎眼里闪过一丝欣赏之意,可是这一举动却让夏萧一行人心里闪过一丝不快,这个贱人上来捣什么乱

夏萧和柳月眼睁睁看着夏怡哭喊着被拖了出去,却苦于不能上前说情,尤其是柳月急的眼眶都红了,能说话的机会都让夏之缦一个人说完了,再说也只是一起挨板子而已了

“好,莫王妃果然名不虚传”众人看皇上都拍手称好,才开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仇怨作因缘

成败似云烟聚复散

“父皇,让儿臣为母后献上一舞可好”赤离儿此时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走上了舞台中间,若不是这夏怡一直抢了自己的风头,自己怎会输于她,这次落得如此下场真是活该,此时的众人才注意到原来不知不觉离公主也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了

续完你我这结局

曲落,声停,花落,那只白色的蝴蝶也随音而落,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可思议,又是那么恰到好处,仿佛时间美好都因这一人而生,如诗如画,夏之缦以手轻抚琴弦,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看似慵懒邪魅

“谢皇上开恩”逃过一劫的穆风,目光深邃的划过身边的夏之缦,便走向一边坐了下去,只是不明她为何要帮自己,看来要去会会这个王妃了

“好,莫王妃,那你且上台表演”

“谢皇上和皇后娘娘赏赐,臣妇便先行退下”

“不…不疼”伸手抓下了额头上的手,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温柔,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要死了,不,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是他好像真的在对自己好,不知不觉将那只手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赤荣抚着下颚,笑眯眯的看着下面半跪着的夏之缦“嗯,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如此穆风暂留统领一职”

赤容一看女儿和爱妃都这么说,况且经过刚刚的事情,自己也是对这个夏之缦颇有好奇之心,看看也是无妨

“喔,看来皇后也很喜欢莫王妃,如此甚好”

断弦如何续

相逢相欠去而复返

撤身难恨如绵忘厮缠

“莫王妃,你今日是否在挑衅朕的威严”赤炎豁地看向夏之缦

若前缘如洗

深宵残梦里

“咳咳…不许再伤着自己了”刚想转头继续看戏,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抚住了额头,催动着内里轻轻的揉了起来

在众人痴迷的眼神下,总是夹杂着几道狠毒的目光的,夏之缦这个贱人为什么可以这么耀眼,不行,不能让你再活下去,怡儿被打的这么惨,你却还在这里安然无恙,让我怎么忍的下这口气,柳月双手紧握指甲陷入了肉里,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了夏俞,四目相对,眼里闪过了一丝算计

此时台上赤离儿已表演完毕,惹得众人连连鼓掌,但赤离儿却下意识瞟向台下的夏之缦“父皇,听闻莫王妃才艺双绝,不如请莫王妃也献上一艺可好”夏之缦,早就听闻母亲和姑姑说起过你,本公主就先替她们铲除你,反正看你也很是不顺眼

“臣妇领命”离开莫亦辰的怀里,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个女子身上,有嘲笑,有不削,有仇恨,更多的是震惊,无视这些杂乱无章的目光,夏之缦一袭红衣步伐轻快的走向了一架古琴旁,理了理裙摆,裙摆上的蝴蝶随之翩翩起舞,落座后,纯白的蝴蝶也随之静悄悄的停在了脚边,嘴角微勾,幸好前世大学的时候被同寝室的硬拉去学了一段时间的古筝!

到头犹记曾相惜

这一幕自然没有错过无言的眼睛,看来应该是时候了,面对这么唯美的场景,自然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两抹身影悄悄的离开了宴会

“好了,宴会继续开始吧”见过了刚刚惊悚的场景,再也无人敢上前表演了

‘是天谴是天赐浮生如游丝

谁作证这长天烈日

“来人,将夏怡拖下去”虽然穆风逃过一劫,可夏怡却没有这么好命了,夏之缦这是将皇帝的怒气全都转嫁到了夏怡身上,不过这点自己考虑到了,在场的人都不是笨蛋,谁看不出自己这点小伎俩呢,看来要下点猛料了

“退下吧,休再多说,否则一并论处”这莫亦辰一家三代都为我赤国江山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而这莫亦辰为了赤国更是年纪轻轻便要陨落,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给足他面子,不然以后还有谁愿为我赤国效命

风云改烟月寂变幻帝王旗

“皇上,臣妾这里有一支金钗,曾是父亲从一个外域商人那里而得,赏给莫王妃可好”只见一直未说一语的皇后却开口说了话,可是她为何要送自己东西

“哈哈…该赏,该赏”赤容看着此时的夏之缦,说不出的欢喜,此曲只应天上有啊,这么好的女子给了莫亦辰委实有些可惜了

只问你心中千万缕

冥冥之中轮回转

“皇上,缦儿第一次进宫,许多规矩不懂,还请皇上息怒…咳咳”虽欣赏夏之缦的机智和口才,但见赤炎的怒气转向了,还是忍不住马上起身为她求了情,这样心慈手软还真不适合自己呢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