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失宠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

夏之缦却一直盯着赤离儿,直到她喝下了那杯酒,自己方才喝下了手中那杯据说很美味的酒“王爷,一会儿发生任何事你都不要动,可好”

“这丫头,毛毛躁躁的,皇上不要见怪”夏俞自然知道赤离儿干什么去了,也便由着她了,反正要不了多久,所有人都会看到了

不一会便有宫女为每一桌送上了一壶酒“皇上,这是我父亲从江南特地运来的桂花酿,听说此酒喝前有幽香之味,喝后更是让人回味无穷,所以才让人呈上来让各位品尝一下,皇上您也尝尝”此时的夏俞见酒已送上,随手替赤荣倒上,眼里划过一道精光,夏之缦,这可是为你准备的

“耀,如果我没有记错,俞国的燕丘王子垂涎离公主美色已久吧”点头

不一会里面的两人便被李公公带了出来,此一见却惊了众人,原来离公主竟然和太监私通,这时坐在地上的夏俞才明白为何会挨打

“嗯”夏之缦轻轻的回了一声,便挣脱手代替白尘扶住了莫亦辰,等这次出宫还是先替他解毒吧,若是之前因为利益不想他死的话,现在却是有点不舍这个人离开自己,呵...夏之缦,这可不是个好心态啊,算了还是先看戏吧,这个赤炎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动作,以他和夏家的关系怎么会没有替夏怡求情呢,夏之缦突然望向赤耀“三皇子”

夏之缦,这是你干的吗,赤炎顺着夏俞的目光望了过去,难道这就是你报复的手段,不,不可能,这个女人如此懦弱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不会的,缦儿好像受过一次伤,差点死了,醒来以后似乎不太一样,就连唯一服侍她的奶娘也在大婚前夕死了,缦儿好像很痛恨夏家”

被莫亦晨剜了几眼的赤耀径自摸摸鼻子,自讨没趣

“只要缦儿想做的,为夫都在你身边”都在我身边啊,缓缓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流入了心底,却丝毫也抓不住,脸也不自觉的有点烫

夏俞疑惑的看向夏之缦,却迎来了一眼笑容,那笑容让自己心里一惊,是她,是她做的

“亦辰,你的王妃恐怕是遭人暗算了”与莫亦辰一同行走在最后的赤耀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出了心里的担心,虽是第一次见面,却对夏之缦有着无限的好感,而且怎么说也是王妃,这下又有不少人要看尽他的笑话了

赤荣一脸阴沉的看着莫亦辰,这是在逼自己降罪,若再不处置她们恐怕都得跟那个小太监一样只能死了,莫家,莫亦辰,好大的胆子,敢在朕的面前咄咄相逼,幸好你要死了,不然还要浪费我的时间来处置你

赤荣见此眉头微皱,刚刚才觉得这个夏之缦有些手段,这会儿怎会这般的不懂事呢

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伴君如伴虎,一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转眼便沦为了阶下囚,这就是帝王家,一切都是那么的无情,此事的结果出乎了夏之缦的意料,原以为夏俞最多会失宠,没想到直接入了冷宫,可要找个机会进去看望看望才好

“不光这样吧,听说夏之缦一直爱慕赤炎,你能确定这不是因爱生恨吗…”

“传出什么”见俞妃不耐,太小桂子才一股脑说了出来“传出男人和女人的淫秽之声”听到此事,众人都是议论纷纷,这到底是谁敢在皇宫内院与太监私会呢

“你去开门”赤容黑着脸命令李公公前去开门

听到此话,夏俞和柳月眼里闪过一阵精光,还是夏俞的手段高明,夏之缦,要不是你这个贱人,怡儿怎么会挨打呢,今日看你怎么活着出去,众人均是随皇上一同前去了,都想凑凑这热闹

“耀儿有何良策,速速讲来”见有人献计,赤容心中也是一喜,睨了一眼旁边求情的赤炎笑看赤耀,正不知如何取舍,看来关键时候还是耀儿懂事,看赤耀的眼神也不禁柔和了许多

“嗯,如此大家便品品这酒味道如何吧”皇帝一发话,众人便都争先品尝这桂花酿,不禁各自夸口,争先夸奖朝夏俞和夏萧竖起了大拇指

皇帝就是皇帝,都到了房门口了还能这么冷静的驱散了众大臣,只是有些可惜,看不到她们倒霉的样子

“穆统领,你应该知道你要是丢了统领一职连命也休想保的住”随手拿起石桌上的杯子把玩了起来,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确实,曾向父皇求亲,不过被离公主当场拒绝,为何突然说起这个”这个事朝着很多大臣都知道,当时闹的风风火火,要打听起来也是很容易的,可是为何她这时说起这个,久久没有得到回应,赤耀也知道不会问出结果,便是作罢了

“父皇,不要,我不要嫁给那什么王子,父皇…”赤容大手一挥,转身便往外走去“将离公主带下去,大婚前任何人不得与之相见,俞妃教子无方,即刻起打入冷宫”说完后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今日宴会就此结束,众亲家散了吧”该死,出了这等丑事,这些大臣居然还围在这里等着看热闹

而此时一旁的赤耀终于知道夏之缦刚刚那句话的意思了,这个女人不简单“父皇,儿臣到有一计”这次可是立功之时

“皇上,莫王妃看起来确实有点不舒服,不如让小玉扶她下去休息一下吧”夏俞立刻抢先向夏之缦求情,看似好像很关心她一样。没想到药效这么快就发作了,果然是个骚蹄子

真的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笨啊,看来赤荣和夏俞真的把你保护的很好,所以才让你连普通的冷静是什么都不知道吧,其实这种事情很好处理,可是你却连你最后的机会都失了

“回皇上,这是小五子的房间”

听到这个夏之缦心里却笑了,果然是养尊处优的公主啊,生在这深宫内院怎么没能看惯这些尔虞我诈呢,难道不知道你现在的指证是多么的苍白无力么

“穆风欠王妃一条命,以后定然会还”确实,若是丢了这个位置,迟早会被夏木杀了,可是这个女人看似无害,却将我的处境看的如此透彻,确实不简单

在场恐怕除了赤耀和赤习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外,俞妃,赤炎两人就有些忐忑了,夏之缦好好的站在这里就只能说明里面的人不是她了,那到底会是谁呢,小玉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不是应该跟着那个贱人吗

皇帝看了也无心多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便冲冲往太监房走去,可是赤容没有反应却吓到了后面的夏俞和柳月等人,虽然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出现,但是心里却升起了阵阵凉意,如果太监房里的不是夏之缦,那会是谁

“亦辰,你别忘了她是夏萧之女”

“不,不是的,父皇,我是被她设计的”赤离儿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夏之缦,随着衣衫的摆动,身上的爱痕更清晰的显露在了众人面前“我亲眼看到她被带到了小五子的房里…”

见两个侍卫将一直面如死灰的小五子拖了下去,夏俞和赤炎更是死死的瞪着莫亦辰,好似要瞪出一个洞来,要知道处死了这个太监就再也没机会替赤离儿,可是赤荣没有开口阻止谁敢说话,知道侍卫和小五子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夏俞才晃了晃身子深深的感觉到自己这次彻底的完了

“来人,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太监拉下去砍了”一道温吞而不容人质疑的声音骤然响起,众人的视线纷纷向莫亦辰射来,却没人敢质疑这道命令

“之缦,亦辰是我的好友,如不嫌弃你也叫我耀吧”夏之缦既然亦辰都相信你,我也暂时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在看到夏之缦好看的笑容时,赤炎迅速别开了脸,不知为何,此时他是心虚的,她几时有这等气场了,这个女人,一定有人在暗中帮她,不可能是那个快死的莫亦辰,据调查,这些日子她身边也就只是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完全没有内力的丫鬟,到底是谁在暗中帮她

“嗯,来众位爱卿,我们再畅饮几杯”

“啪”突然一声拍案而起的响声惊了众人的心“大胆,小桂子,前面带路,朕倒要去看看是谁”

“皇上,皇上不…不好了…”突然一个太监冲了进来,跪在了皇上面前

赤容等人到达太监房外便听到里面传来了男女淫秽之声,皇帝和皇后当即便气的不轻,这**除了皇帝能和女人做出此事,何人还敢如此大胆,若里面是某个妃嫔,岂不是说明皇帝不行,若是宫女和太监便是皇后管教不严

我怕你会再次受伤,终是没有忍心说出这句话

见皇上大怒,小桂子抖的厉害,怎么让他来做这差事呢,要不是好处够多,哪敢冒这个险“回…回皇上,奴才刚刚经过太监房听见里面传出…传出”

“小桂子,你好大的胆子,今日是俞妃寿宴,大吼大叫的做什么,要是说不出个究竟,看我不砍了你脑袋”

“这是谁的房间”赤容站在门外,出声询问一旁的小桂子,可是这小桂子吓的不轻,跪在地上一直发抖却怎么也说不出话,一旁的李总管见状立刻上前

“王妃,这是穆府的牌子,有事可拿它来找我”无言立刻闪身接住,交给了夏之缦收好

“父皇,皇妹年少不懂事,还望父皇从轻发落”赤炎见势不妙立刻上前,也不管是不是会引火烧身,这一下到让夏之缦心里爽了一把,赤炎,让我看看你这个太子究竟有何实力吧,你到底能不能扭转这已成定局的事呢

“穆风,你错了,不是欠我一条命,而是你这条命是我的”夏之缦从穆风的侧面绕到了凉亭外,背对着穆风,阳光就这样躲开了云层洒到了她的身上,看起来如此神圣,穆风不由看痴了,完全忘记了这个女人是在要他的命

“皇上,那燕丘王子**成性,不…”此时的夏俞却爬向了赤容,离儿不能嫁到俞国去,不然自己死定了...却不料被赤容一脚踢了出去,趴在地上一直呕血,再也说不出话来

“父皇,俞国的燕丘王子一直喜爱离儿,就算上次被当众拒婚也未曾放弃过求亲,眼下这般情况,不如两国联姻,将皇妹下嫁到俞国,既表明了我们要交好的意思,此事也只有我们在场的几人知道,要压下来很容易”

啪…俞妃一个箭步冲上去打断了赤离儿接下来要说的话“死丫头,都怪我平时太宠着你,还不快磕头认错”

接收到夏俞的目光,夏之缦也转头看向夏俞,翘起嘴角,眼里含笑,夏俞,这个礼物你喜欢吗,反正我挺满意的,别急,还有一场,让你再享受一次,以后可能都没机会了!

虽然在众人注视下的夏之缦没有任何表情,可莫亦辰却眉头紧皱,真想现在就杀了这个女人,随即搂住了夏之缦

“嗯,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如此就按照耀儿说的做,那此事就交由你全权处理,不得有任何闪失”这次应该没人说什么了吧,反正要送走了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缦儿想看吗”像是看出了身旁人儿的想法,并没有跟随众大臣向外走,而是定定的站在原地

“臣妇参见皇上,皇后,俞妃娘娘”此时夏之缦紧咬下唇,靠着无言而立,看似相当虚弱

怎么会这样,小玉明明告诉自己计划已经成功了,里面的人应该是夏之缦,为何会变成离儿,那个贱人好好的在外面,小玉也不见了,里面的人无故被换成了离儿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夏之缦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大厅中间低头一拜“皇上,皇后娘娘,俞妃娘娘,臣妇突然觉得有些头晕,想斗胆先行离去”

“咳咳…若是她出事,本王定血洗夏家”说出如此话的莫亦辰却露出了好看的笑容,让人觉得天使降临一般,不禁有很多女子的目光都追随着莫亦辰而去,若不是为将死之人,他必然是仅次太子之后的第二人选吧

“缦儿以前眼拙”莫亦辰收起笑容打断了赤耀的话

“父皇,儿臣是被人陷害的,求父皇替儿臣做主”率先打破这沉寂的还是赤离儿,她快速的爬向赤容,抱住了他的脚,哭喊着,却被赤容嫌弃的一脚踢开了老远,赤离儿的心猛然沉了下来,随即指向了夏之缦

啪,待众人回过神来才见夏俞已经捂住脸倒在了地上,“夏俞,进去看看你教的好女儿”若儿,我错了吗,这个女人怎能与你相提并论,我怎么能让人比你还受宠呢,这些年我究竟做了些什么,你一定在怪我吧

见众人纷纷散去,赤炎和皇后方才随着李公公走了进去,然而床上的两人并未因来人而停下动作,只见两具**裸的身体交缠在一起,叫声依然**,三人当然看清了床上的两人,一个是太监小五子,另一个…另一个居然是赤离儿,此时的小五子手上还拿着一个形式男人下体的东西,赤容当即怒火中烧,“小李子,把他们泼醒,带到门外”

夏之缦放下酒杯,走到了穆风面前,直勾勾的望进了穆风的眼里,看的穆风背脊发凉,连连后退了几步,一个女人怎么会这么恐怖

“离公主做出不耻之事,有辱皇家威严打入天牢,永不释放”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盘问下去,也是扫了皇家威严,再加上莫亦辰的咄咄逼人,已经毫无退步了,毕竟是看着长大的女儿,怎么能看着她死呢

“为何帮我”此时正由无言扶着坐在凉亭下乘凉的夏之缦,微微侧脸便见一脸笑意,略显风雅的穆风向自己走来“属下应该与王妃并无交情吧”

“敬皇上…”几旬过后,许多酒量微差的女子脸色已经有些微红了,大厅里的气氛还算是和乐

“嗯,下去吧”听到皇上同意俞妃后面的宫女立刻来到夏之缦面前,将她扶了出去,见夏之缦出去了

“皇上,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夏俞见赤容出来立刻上前缠住赤容以问究竟

“父皇,儿臣也想先行告退,父皇,母后你们慢慢玩啊”说完便奔了出去,夏之缦刚刚你抢尽了我的风头,今天我可是要亲眼看着你是怎么被人玩死的

“本王还不知道本王的王妃这么好欺负呢”

“穆风,你该离开了,皇上怕是该来了”这声立刻惊醒了穆风,侧耳一听果然有脚步声传来,便立刻丢了一块东西给夏之缦

“缦儿,你可好”莫亦辰在抓住夏之缦的手时才知道自己一直担心的是什么,什么时候她已经深入我心了,好像一刻不抓住她的手都不会安心一样

并未替夏之缦未作出任何解释,言语间却显示出了不会善罢甘休

“父皇,是她,是她陷害儿臣”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