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回家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

“缦儿,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吧”夏之缦低头未语,等待着吴月如的下文

“回王妃,他向马车下丢了一株燃烧的草,是无言保护不周”一脸懊恼的无言单膝跪了下来,虽然与王爷没有太多了解,但是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再笨也能看出王爷对王妃的感情,而自己却让王爷受了伤,单凭这点也是罪该万死了!

“母后,这金钗我们拿来了”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将夏之缦的问题狠狠憋回了肚子里,不由多瞪了赤耀几眼,这货会不会挑时候啊,搞的赤耀还以为自己的母后到底在夏之缦面前说了多少自己的坏话,冷汗不禁直冒

“耀儿,你就将金钗交给缦儿吧,本宫也累了,都退下了吧”先皇,我尽力了,一切就看赤国的命运吧

“缦儿...遇见你以后,我真的...真的好想活着,就算...就算珍惜着和你一起的每分每秒,也还嫌不...不够,唔...”夏之缦看着怀里晕倒的莫亦辰,彻底的疯了

夏之缦走向了那株因无言内力而熄灭的半株草,虽然已经不成样子,但这也可能是就是害辰突然毒发的原因,小心收好这株草夏之缦立刻转身走向了马车

看来吴月如是要对自己说些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听听她说些什么“无言,你也先出去候着吧”见吴月如半天也没有开口,夏之缦也猜到是要让无言也下去,来之前并未对这个皇后有什么调查,除了知道她是赤耀的母后,这倒是自己的疏忽,这次就当一个教训吧

第一次,莫亦辰松开了夏之缦的手,第一次,莫亦辰面对夏之缦选择了逃避,第一次,那么不甘心死去,恨不得杀了全世界

“对了,耀儿、辰儿,你们随小梅去取来本宫那支金钗吧,缦儿这般相貌配上金钗应该是美的很”见莫亦辰许久未动,心下明了“辰儿,你这可是怀疑月姨,我不会吃了她”

“本宫原是黎山县一个小小的县令之女,可能是想法和众多女子不同吧,我并不想嫁入这深宫,可天不遂人愿,在我十六岁时一次外出遇险险些丧命,幸儿被外出微服私访的先皇所救

“起来吧,坐下坐下…呵呵,这便是辰儿的王妃吧,很漂亮,辰儿有福了”吴月如见三人来了脸上笑意顿生,这笑却迷住了夏之缦,一直以为皇后因相貌平平而不得宠,也以为皇后嫉妒夏俞,看来自己错了,一笑倾城就是说这样的女人吧,如此的女人怎能有人舍得冷落呢?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只听外面传来白尘的声音“王爷,王妃小心,有刺客”

“白尘,你派人先回府叫李福请好大夫,王爷的毒好像提前发作了,我们尽快赶回去”莫亦辰,没人能将你从我身边夺走,死神也不可以

“缦儿,本来你父亲夏萧与莫王府本是敌对,再者让你嫁给辰儿确实委屈了你,毕竟辰儿只剩两个月寿命了,可是我看的出来辰儿那孩子很喜欢你,那眼神不会错,所以...”

“我一直不能理解先皇为何非我不可,直到先皇临终前,他说,皇上此生唯情关难过,所以需要一个并不爱他而且忠心的皇后来辅佐,可是不爱怎么衷心呢,直到遇见了我。先皇交予我了两个使命,这第一个使命是辅佐皇上选好下一任储君,虽然我并不希望耀儿去争夺皇位,可这是关乎赤国存亡,容不得我去插手”吴月如顿了顿,走过去坐到了夏之缦的旁边,握住了夏之缦的手,让夏之缦有点无措

此时外面的白尘处决完身边的人时,听到如此动静立刻飞奔向马车“王妃,王爷怎么了”

莫亦晨只剩两个月寿命,可是无言却说莫亦辰的毒她见所未见,自己来这里不久,对**之类的东西一无所知,以莫亦辰和赤耀的势力应该是能用的办法都用过了,虽然是名义上的夫妻,可是心里却是接受不了他会离开自己,这半个多月以来,虽是经常被他吃豆腐,可是自己潜意识里也不排斥吧,这是喜欢吗?夏之缦轻轻闭上了眼睛想感受自己的心

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

“你们都给我上”黑衣头领一吼,剩下的十几个人不怕死的冲向了马车,无言从容而对,并未移动半步,黑衣头领见状立刻从身后拿出了一把点燃的东西丢向了马车,无言见状本想用内力将其打开,却突然有三人以身扑向了自己,待顺势劈开三人后,那东西已落入马车底下冒起一阵青烟,无言立刻送过一阵狂风将马车地下卷的一丝不剩,可是马车里却传来了让人担心的声音

其他的黑衣人见马车前只剩下一名女子,立刻冲了过去,谁想到还未近身便被割断了脖子,黑衣头领见自己手下被一招杀死,不禁埋怨起了赤炎,不是说莫亦辰身边只有白尘一个高手么,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啊,不行,必须完成任务,不然死定了

“缦儿...对...对不起,我无法答应你...唔”

“咳咳,确实三生修来的福气”莫亦辰虽是回答着吴月如的话,眼睛却未曾离开过夏之缦,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夏之缦却因为这样的眼神红了脸,

面对莫亦晨的沉默,夏之缦只有心疼,他比自己更难受吧,自己这是在逼他么“辰,让我帮你”夏之缦以手覆上了莫亦辰,两只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一路无言

“皇后娘娘,您说吧,若是为了夫君着想,我定不会不管不顾”两个月么...

“儿臣(臣、臣妇)参见母后(皇后娘娘)”此时主位上坐着的女人便是赤耀的母亲吴月如,她并没有其他妃子的盛气凌人,即便是身为皇后,却也是那么的不醒目,

“亦辰,之缦,去我母后那里坐坐吧”处理完剩下的事后,三人和刚进来的穆风擦肩而过,莫王妃,一场宴会让三个得宠的女人生不如死,你如何做到的

“无言,守住马车”白尘说完便飞身将多数黑衣人引到远处,对于无言的武功白尘还是有足够的信心,王爷说过她的功夫并不低于自己

先皇见我有着与众不同的思想,便要我以这一生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奉先皇之命我进了太子府,而且在先皇的保护和支持下很快便当上了太子妃,并且要皇上以赤国的未来立下了重誓,终身不得废了我”兴许是口渴了,或是不知从何再说,吴月如喝了口水,随而目光深远继续说起了那段往事

“缦儿,可累了”马车上,脸色苍白的莫亦辰却始终抓着夏之缦的手,生生的不肯丢下,看着夏之缦一脸茫然,紧闭的双眼,不由紧张了起来,而这一声却使夏之缦睁开了眼,目光移到了莫亦辰苍白的脸上,虽然自己一直逃避着莫亦辰愈发苍白的面容,可是时间却逼着自己来面对,愈看愈发不可收拾“辰,不要离开我”

“哼,有本事就杀了我”见黑衣人把头偏向了一边,却惹怒了夏之缦,手里赫然出现了一把短刀,一刀砍向了黑衣人的五根手指,只听一阵惨叫,夏之缦却不为所动“无言,把他带回去好好看着,对了,刚刚他做了什么”夏之缦指向了黑衣头领

“莫家不能绝后,所以,我想请缦儿无论如何也要怀上辰儿的骨肉,如果是缦儿你,我想辰儿一定会同意”怀上莫亦辰的孩子,夏之缦纠结了,要是吴月如知道他们还没圆房,不是要晕倒,难道莫亦辰真的没救了么

你不要再吐血了”看到此时吐的厉害的莫亦辰,夏之缦心里越来越慌,眼泪不自觉的滑了下来,莫亦辰以手覆上了夏之缦的脸,艰难的擦掉了夏之缦脸庞的那一滴泪

“辰儿不敢”见吴月如话都说到这份上,也不好推拒,当下给了夏之缦一个安心的眼神便被白尘扶着同赤耀一起走了出去

夏之缦从马车里跳了下来,走到了黑衣头领的面前“你还有一次机会”

“白尘,无言捉个活的,剩下的一个不留,速战速决”不管是谁,伤害了莫亦辰,我定要让你们生不如死,很快头领便被白尘丢到了马车前,封了所有穴道,不让他有自杀的机会“王妃,已经抓到人了”

“唔...”莫亦辰突然呕血不断,让夏之缦的心莫名焦躁了起来,刚刚明明好好的,怎么突然…“莫亦辰,你怎么了”可是回答她的却是又一阵呕血,夏之缦乱了心,自从遇到他开始,他一直都是镇定、从容、干净的像天使一样的人,可是此刻的他,却让人心疼到了极点

“第二个使命便是保护莫家,先皇说莫家亡赤国必衰,因此将赤国唯一的国玉交予了我,有此玉便可上斩昏君,下斩奸佞”这句话倒是深深震撼了夏之缦,莫王府还有什么秘密,能关乎赤国存亡

收藏本站【豆豆小说阅读网 www.boshuixuexiao.cn】